难得

I don't trust you.

[TSN][ME] Be Mark 8 完结

juvenbace:



Facebook年度悬疑狗血大剧历经一个月终于迎来了大结局。最初马克·扎克伯格被袭击大家都以为是恐怖袭击,警方迅速出面辟谣。想来也是恐怖袭击谁用车撞,太低级了。


经过全球网民多方八卦以及警察的极力澄清最终的版本是袭击马克的男子的妻子与初恋情人在Facebook相遇相爱然后跟着那人跑了,他满腔懑愤无处发泄,决定报复马克。


原本全球网民都激动的等着看是什么惊天大料让那人要谋杀马克·扎克伯格,没想到被灌了一碗陈年馊汤,这他妈什么傻逼理由,两人惨死,马克·扎克伯格重伤,居然就因为你老婆跟人跑了。就你这动辄开车杀人的架势,你老婆跟人跑了才是脱离苦海吧。


网民们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吃了个苍蝇也不好怪别人,毕竟你自己要围观的。刚准备散了各回各家又爆出马克·扎克伯格失忆的消息,大概连上帝都嫌弃之前那碗狗血太低级,决定自己出马玩一出大的,奈何失忆这戏码依然老土,群众们兴趣缺缺。要不怎么说人家是上帝呢,深谙蝴蝶效应的精髓,失忆消息一出,Facebook的股价就开始疯狂跳水,作为全球排名前五的大公司,上百家上市公司与它是关联公司,每天股市一开盘FB定点表演什么叫悬崖跳水,关联公司股价也跟着狂跌,险些酿成股灾。狗血剧一下子变成了金融剧。


为稳定股市,传闻Facebook董事会准备更换CEO,这个消息传的有鼻子有眼,各大新闻媒体闻风而动在机场堵住了马克。后来不知怎么了,所有媒体都对这次事件讳莫如深,马克在机场到底出了什么事没人知道,空降新闻和社交圈头条的全是爱德华多·萨维林摔相机、打记者和Facebook控告几十家媒体。金融剧变成了律政剧。


周一Facebook召开新闻发布会,马克亲自出席澄清了之前关于他失忆、更换CEO的传闻都是虚假的,他的身体状况很好。当天Facebook股票涨停,关联公司股票也都有不同程度的回涨,股市趋于平稳。金融剧落幕。


爱德华多打伤的记者全部撤回了控告,Facebook与几十家媒体庭外和解,律政剧也完结了。


全球的吃瓜群众都散了去关注其他八卦。


不得不说,Facebook处理舆论果真一把好手。


爱德华多的生活恢复了平静。医生拆掉他手上的绷带,伤口已经结痂,慢慢也会痊愈。


从医院回家,经过大厅时,楼栋管家威尔向他鞠躬,“萨维林先生,您有一位访客,已经等您很久了。”


威尔侧开身,一个头戴棒球帽的人正趴在管家室睡觉。


“他原来在外面等,困得东倒西歪,我怕他摔倒请他进来等。”


虽然看不见脸,但爱德华多认识那顶棒球帽,是他送给马克的。


爱德华多走进管家室晃了晃他。马克瞬间睁开眼,眼睛里全是红血丝,不知多久没睡过了。认出爱德华多,猛地站起身,趴了太久手和脚都麻了支撑不住向一侧倒去,爱德华多搀扶住他。缓了一会儿,手脚都有了知觉,爱德华多带他上了楼。




进了房间,马克摘掉棒球帽,左颞骨凹陷得很深。爱德华多只看了一眼就避开了。


“我想”马克犹疑着,“你也许想听一个解释。”


枯瘦苍白的手指紧紧捏着帽子,他很忐忑,爱德华多在心里叹了口气,温和地问:“你想解释什么?”


“我去过机场。”马克侧转了身体,将完好的右侧对着爱德华多,“你从纽约飞往新加坡那次。你走的时候是晚上,天很冷。”


“我没有看见你。”爱德华多平静地说。


“我离你很远。我……我去是想……是想”


马克的语速向来极快而且从不结巴,除了反应快表达能力好,还因为他总是想好才说话。


“已经过去了。”爱德华多出声打断,“你不用想着给我解释。医生说的很清楚,只有强烈的情绪刺激才能让你想起来。我懂。你想起来时,我就全明白了。”


马克沉默了一会儿,恢复了正常语速,“我记得那一周发生的事。所以,我才急着要去董事会。我应该跟你说让你等我一会儿。”他的声音低下来,“我没说。”


“事有轻重缓急,Facebook自然重要。我明白。很早就明白。”


马克无话可说了。爱德华多的语气一直都很平静,也没有要赶他走的意思,但他不想听马克的解释,马克感受到了。


小时候,幼儿园的老师告诉凯伦马克的社交能力可能有问题,他好像不知道别人需要什么,建议凯伦带他去看医生。凯伦自己就是心理医生,观察测试了一番后告诉老师,他不是不知道别人需要什么,恰恰相反,他非常清楚别人的需要,比同龄的孩子要敏锐得多。老师问,既然知道,他为什么不做呢。凯伦说,他不愿意。


从小马克就不愿意为别人改变自己。他告诉妈妈,我不是为了让谁高兴而存在的。说这句话时,他还不到四岁。四岁的孩子自我意识很差,附和从众心理突出。而马克大概生来就与众不同。他对人类欲望的了解犹如大师,却从不屑于讨好谁。他的自信与特立独行让他颇受女孩青睐,但他从不肯为女朋友改变自己。女孩们看透他本质后都愤怒的离开了。艾瑞卡只是其中的一位。


他知道爱德华多希望他是什么样子。他希望他对女孩温柔,待人有礼貌,诚实谦和,他希望他能为他得到凤凰社的邀请而高兴,他希望他能多关注他。所有爱德华多希望他做的事,哪怕没有要求没有讲过的,他都知道。但他一件也没有做过。


袭击发生时,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后来他醒了,却忘记了Facebook。达斯汀和克里斯尝试告诉他全部事情,试图让他想起Facebook,他想起来了,只是头部的伤势太重,他一下子承受不了那么多信息又全部忘了。不知怎么的,爱德华多希望他成为的样子跳了出来。


那个人不是马克。


他是马克以为华多想要他变成的样子。


所有人都认为Facebook对他最重要,他最激烈的情绪应该与它有关,模拟都围绕着Facebook进行。其实面对Facebook,他最理智。与它相关的所有事,从文克莱沃斯兄弟的哈佛连线到把华多赶出公司,每一件他都非常冷静的处理了。失去记忆的他,理智被全面压制。与艾瑞卡相关的Facemash,因为他的愤怒,很快想起了。而他付出全部心血的Facebook,却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了。直到华多再次离开美国。


抄下《椅子》时,他没意识到那会成为诗谶。他只是觉得这首诗的上半部分很符合他的心情。他从未忘记过华多。但他确实烧掉了自己,他的每个思想都断了腿,是华多用自己的理智把他换了回来。他没有要那个“更好的马克”。他想要的就是他。


马克觉得他一生都没有这么快乐。他该去拥抱华多,该亲吻他。但Facebook从来都高于他自己的喜怒哀乐。开完董事会发现爱德华多走了,马克第一次怨恨自己,责怪自己。他病了一个月,Facebook完全乱了套。被打的记者还要起诉华多。马不停蹄地处理完所有事,马克一点都没有休息就来了新加坡。他想把所有事解释清楚。他以为爱德华多需要一个解释。


事实上,他全都明白。


他知道他离开美国时,马克去了机场。他知道马克想挽留他却没有开口,是因为他变不成他想要的样子。甚至到了最后,他终于意识到眼前的这个马克,是依照他的喜好打造的,是马克以为他想要的马克。




“我能不能能不能有一次机会?”马克问出了压在心底多年,无数次在深夜叩问,与时光中求索而未知答案的问题。


得到的是静默。漫长的静默。


没有答案就是答案了。


他们未曾言爱。自然也不需要拒绝。




很多事,像买WhatsApp,支付的价格足够高就能得到。


爱情不行。


很多事,像创建Facebook,一个人可以独立完成。


爱情不行。


爱情的最后一步总是要他走向你。






马克的颅骨修补手术排上了日程,这是个小手术,用的是最好的材料,主刀医生还是米歇尔。


剥开头皮,米歇尔再次探查确定大脑完全康复了,示意助手将材料递给她。助手按照操作规范检查了修补材料,发现上面有一行很小的字。


“这是什么?”他问米歇尔。


米歇尔看了眼道:“特制的,满足富豪们古怪的喜好。”


“好像是个人名。”助手迎着无影灯想看清楚。


米歇尔道:“看了你可得签保密协议。”


助手看到名字说,“签就签吧。”


修补手术顺利完成。




从麻醉中醒来,马克看到了一个玻璃瓶,瓶中悬浮着一片白骨。是从他身上取下的颞骨。


“为什么把它送给我?”爱德华多问。


“我觉得你才是最适合它的主人。”


“我并没有答应你。为什么要这样?”


“我要走完所有该我走的路。然后等着你。”




神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


神让他沉睡,从他身上取出骨头。


亚当给了夏娃一根肋骨,他给了华多一片颅骨。


封存的骨片洁白如雪,坚硬如冰,却永不消融。


他是他的骨中骨,肉中肉。




“修补好了吗?”爱德华多轻轻抚摸着马克的头骨。


“修补好了。你在这里。”马克指着自己的头颅,“永远都在这里。”


“你是打定注意要等了吗?”


“你值得。”




世人都说马克·扎克伯格最杰出的是他的头脑。


上帝亲吻过。


其实,每天亲吻他的只有爱德华多·萨维林。


他拥有马克的一片颅骨。


他的名字镌刻在马克身体最坚硬的部分,永远保护着他。




未曾言爱。


也从未拒绝。


自是永远存在。






—————end—————




这篇文的灵感来自云云最喜欢的那句话“Be Mark”。


她说,Wardo想要的从来都不是一个更好的Mark。他只希望他be Mark。




最后,花朵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858)

  1. 难得juvenbac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