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

I don't trust you.

Lover

有过一个要好的朋友。
很依赖我,时常撒娇,总喜欢挂在我身上。
下课就跑过来坐在我腿上,亲我的脸。
啃我,咬我,是她最爱做的事。
我们会牵着手在校园里散步,听人小声的议论“看,那是一对”。
我们甚至会在课堂上偷偷接吻,我也会在别人起哄“你们亲一个我看看”的时候,凑过头去咬她的嘴唇。

可是我们从不给彼此一个名分,也不知是故意逃避还是压根儿就没有确立关系的欲望。

我们不爱。可是我们拥抱,接吻,几乎做尽了所有情侣间该做的事。

很多爱慕她的男人因为我的存在心有不满,我笑。
你懂什么,她都说了我们只是朋友。

我不介意她难以忘怀的旧情人,也不介意她跟其他男人谈情说爱,可是我就是想占有她。
朋友说,你这是喜欢。
我猜她是知道的。

这层窗户纸谁也不会捅破,她从不爱我,这我知道。
而我也很清楚,这张薄纸的背后,是深渊,是决裂。
我不舍得毁灭这段感情,却想把她揉碎,把她毁掉。

过了些时日,长大了些,又爱过几个人之后,终于明白这段感情的青涩。
无关爱情,只是在孤独的人生中,曾彼此慰藉。

她长眠在我的冬天里,不温暖,也不刺骨。只是冰冷地存在着。

可每当她出现的时候,我仍然爱她。
无可奈何,我知道。
我必须爱她,无法拒绝的爱她。

评论

热度(8)